雨落繁花

星海(ABO)第二章

第二章了,还是没有ABO的迹象,攻也没出场。

本来打算进度快一点的,但是在学校写完手写稿之后发现删掉一些的话后面的剧情接不上而且背景不全。

虽然现在背景也没全到哪里去。

想写沉重风,但我真的不合适。

————————以下正文————————

乔一帆看到许博远,惊得坐了起来。席舟怕他乱动影响输液,马上把他摁回去。

[那是绝色?为什么他会在蓝雨?]

席舟见他盯着许博远,解释道:“别管他。我们好几年没有伤患了,他过来看看。”嘴上说着动作却不停,拔了乔一帆手背上的针头。

“注意按时休息,另外过几天痊愈之后去留个身体数据。”席舟又在一边的机器屏幕上点了几下,就端着东西出去了。

屋里安静下来。

“叶长官说你的伤兴欣条件不行治不了,”许博远出言打破沉默,“安心养着,那些乱七八糟的手续都办好了。”

“绝色,你是蓝雨的人吗?”

“绝色是我借调兴欣用的假身份,我的代号是蓝桥春雪,本名是许博远。”许博远听见“绝色”二字,一边在心里以下犯上骂了叶修好几遍,一边给乔一帆解释。

“我叫乔一帆,代号是一寸灰。”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你是不是对代号有什么误解?”

“没有啊。”

“代号代号,就是在不能说真名的时候用的。你上来就说了真名,还要代号干什么?再说了真名只能告诉你信任的人,你为什么跟我说?”许博远完全没想到乔一帆对这些常识一点了解也没有。

“你刚从也说了真名。”

“那是因为我信任你,你不需要回以信任的。信任又不是相互的。”

乔一帆张了张嘴,却无法反驳,房间里再次沉默。

他从军校毕业之后被挑到微草,然后一路降职,从司令部调到微草七号要塞,在那儿待到“死”,早就深知这道理。

门“嘀”的响了一声,在不大的空间里十分清楚,结束了沉默。

许博远去开了门,问道:“怎么了,知月?”

知月顾及到乔一帆在里面,压低声音回答:“微草来要人了!”可惜还是被乔一帆听见了。

“给他们,那几个Alpha渣滓留着还浪费资源。”

“不是他们……微草要的人叫灰月。”

“不认识,把那几个人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挑。”

“那我去提人了,”知月照办,“对了,这回是车前子来交涉的。”

“嗯……一会在停机坪广场等我。”许博远思索片刻,答道。
被称为知月的女孩离开了,许博远刚关上门,就听见乔一帆说:“我就是灰月。”

“灰月已经死了,而你还活着。你这是不相信我们的医疗水平吗?”许博远故作轻松地打趣道。

“那真的是我,我的过去……”

“无所谓,反正过去了。”

“我不是调任…是脱战死亡……”

“那又怎样?这种情况再常见不过了。”

“你不觉得我是逃兵或者叛徒吗?”

“一帆,在军校里你怎么学的我不知道,但是上了战场之后,你只是为自己而战,活下来才是胜利。”

“可是……”

“我知道这种想法很低劣,但是在战场上你会发现之前当做信仰的那些东西就是胡说八道,只有活着才是真实的。我之前上的是蓝雨的本部军校,在那里,一群根本没有见过战争的人教给我为了荣耀而战,为了人民而战。可是实际是什么?我们在前方作战,后面就有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家伙在喝兵血,在倒卖我们的补给,在克扣我们的军费开支!我们要守护的人民把我们当成灾星,他们认为是我们挑起的战争,视我们为战争贩子;死去的人,校官级以上的人的名字刻满了首都的纪念碑——那耻辱柱一般的纪念碑,被刻在上面任人唾骂,更多的人连个名字也留不下,他们的亲友恨不得忘记他们,而可以记住他们的战友们基本都死了,只有寥寥数语的档案证明有这么个人。而活着的人,要背负更加恶毒的辱骂,看着用逝者的血肉与生命交换荣光的人抹黑死去的战友……这,就是联盟出现之前我们守护的东西!”也许是太激动,许博远的脸微微泛红。

门再一次想起了提示音,许博远冷静下来,说了声失陪就匆匆离开了。
TBC


 
2018-03-11
/  标签: 叶蓝
2
   
评论(2)
热度(19)